杨阿腾传(第四章)

2012-08-27 14:59 来源:搜鸽网 点击数:
概述:

   第四章瓦赫马克与斯托克
   1948年3月,杨阿腾出狱返家后重新负责操持家中的养鸽业。他对他儿子在前几年所饲养的鸽子极为满意,“自行车飞鸽”、“乌曼斯雌鸽”和“梅斯特斯幼鸽”都是些可以使他们在很短时间内就恢复到战前水平的鸽子,但没过多久,他们就失望了,在那一年,“自行车飞鸽”和“乌曼斯雌鸽”的第一对鸽蛋未能孵化,第二对鸽蛋也同样如此,杨阿腾只好开始寻找其它雄鸽。
   在此期间,他又回到了斯丁伯根糖厂,在糖厂老板范罗思手下工作。糖厂的一位客户,家住邻镇托伦的托尼·瓦赫马克与范罗思在业务上有许多往来。作为糖厂会计的杨阿腾由于其职务的关系,在战前就已与瓦赫马克有接触,两人一见如故,结下亲密友谊。瓦赫马克的鸽舍有许多非常好的鸽子,他在战前为自己这一爱好投入了许多资金。杨阿腾在三十年代末从他那里得到了一对使他后来非常成功的贺尔曼斯鸽子。
   在他寻找雄鸽时,他自然而然地又再次到托伦去寻源。战后,杨阿腾从瓦赫马克那里得到或借到各种雄鸽。首先是1941年的德·谢米克的一只健壮的雄鸽,这只“老谢米克”远远优于欧斯特鲁类型的鸽子,它在1948年与“梅斯特斯幼鸽”相配,生下了无与伦比的“冲刺者”,这是一?恢卸叹嗬胨俜杀热娜耄硬幻月贰K罄从殖晌艘恍┒ゼ陡胱拥母盖祝纭?0号”、“10号”和“48号”。“冲刺者”于1952年在比赛中死去。
   “深瓦赫马克”
   杨阿腾从瓦赫马克那里借来的第二只雄鸽是一只非常漂亮的一岁鸽,叫“深瓦赫马克”。他对这只鸽子非常满意,以至于在几个月后他就决定将它买下来,他为此花了100荷盾,这在当时是笔不小的数目。“深瓦赫马克”是瓦赫马克将强壮的“波尔多号”和他所喜爱的育种雌鸽“断羽”相配而培育出来的,“深瓦赫马克”成了杨阿腾战后鸽系的先祖。
   杨阿腾非常感谢他的朋友瓦赫马克。“老谢米克”为他提供了许多短距离速飞赛鸽,“深瓦赫马克”也是一只非常健壮的鸽子,它与“乌斯曼雌鸽”、“十一羽”和后来斯塔夫·杜萨尔丁的“弯曲”一起,成了杨阿腾最重要的基础种鸽。
   遗憾的是,1951年又一次厄运降临,在一个明媚春光的日子,当杨阿腾走进鸽舍时,发现“深瓦赫马克”静静地躺在鸽舍的一个角落,石灰墙上溅上了血迹,这只雄鸽就这样死去,后来,人们对此流传出各种遐想与猜测。
   “借用的瓦赫马克”
   杨阿腾刻不容缓,他饮下一杯烈性酒后,又再次前往托伦,他当然是又一次得到了帮助。当时,杨阿腾注意到了“深瓦赫马克”的一只同父异母兄弟,它是一只红轮雄鸽,后来他把它称为“借用的瓦赫马克”,给他戴上的环号是H48-477428。杨阿腾当时并没有因为这只鸽子的颜色而被吸引,他本来是不喜欢要红轮或红色鸽子的。但是,这只小小的强壮雄鸽在它出生的那一年就立即赢得了托伦镇信鸽比赛冠军,而且它又是来自于一个非常好的鸽系。
   “借用的瓦赫马克”在杨阿腾的鸽舍居住了一年,它是无懈可击的。杨阿腾将“借用的瓦赫马克”与杜萨尔丁的“弯曲”相配,生下了一对同窝鸽“红贺尔曼斯”和“深狄尔巴”,这两只鸽子在五十年代中期对杨阿腾的鸽系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
   瓦赫马克是在年纪比较大,也就是三十年代才开始热衷于赛鸽运动的。他是个很富裕的人,在战前就已经买下了一批顶级鸽子,他在购买这些鸽子时得到了在哈尔斯特伦的鸽子专家斯托克的帮助,他们两人经常乘坐着瓦赫马克那辆有八个汽缸的小汽车去比利时,花许多钱买顶级鸽子。他们在战前就已经在来自比利时的莱塔根的最著名的养鸽专家约斯·贺尔曼斯那里购买了他的“狄克”、“登西克”和“小淡色”。
   后来,他们又从维尔赖克的谢米克、波赫豪特的欧斯特鲁、纳门的格内特、列日的法勃利和霍博肯的哈弗尼斯那里购买鸽子。瓦赫马克在他那幢大别墅“亲磨坊河”后面又建起了一个漂亮的鸽舍。这也同样是斯托克的一个杰作,他使瓦赫马克在两年内成了泽兰省星期六赛鸽协会比赛的冠军。但第二次世界大战也结束了这位托伦人短暂的辉煌,1945年,瓦赫马克又重新开始了赛鸽运动,他与斯托克再一次光临莱塔根的比利时养鸽专家贺尔曼斯的鸽舍。
   约斯·贺尔曼斯(亦称:贺雷蒙)
   贺尔曼斯是个成年人,他是斯蒂尔啤酒厂的,同时还是莱塔根市的市长。他在上一世纪九十年代用他父亲的鸽子建立起了他自己的鸽系,他的鸽系的基础是来自位于瓦尔罗斯的纳赫斯的“大雨点”,“大雨点”是来自也蒂赫的德黑特的“罗梅纳尔”的儿子,“罗梅纳尔”是一只非常好的鸽子,它赢得了巴塞罗那比赛的第4名和列日比赛的第139名。
   贺尔曼斯将“大雨点”与它自己培育的“红雌鸽”交配,“红雌鸽”是他从德黑特的“小德比”的儿子与他自己的“小圣维仙”交配是“小波尔多”,母亲是那只飞行和育种都很神奇的“小灰”。
   “曼克红轮”(亦可译成:断腿红轮号)
   在荷兰南部刚解放几天,瓦赫马克和斯托克就再次前往莱塔根,这对儿落难的朋友受到了热情接待。贺尔曼斯愿意帮助他们重建他们的育种鸽舍,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在与非常认真的鸽子爱好者打交道。他将他的基础雄鸽“红轮号”最近刚生下的一个儿子借给他们一段时间,这只鸽子就是“曼克红轮。此外,他们还带走了鸽子“独眼”,贺尔曼斯认为这只年轻的种鸽将不会让他们失望。后来的情况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两只雄鸽成了杨阿腾“深瓦赫马克”的祖父。
   尼勒斯·霍勒曼斯
   斯托克与瓦赫马克一起拜访了狩猎视察员一家住斯霍腾的霍勒曼斯,斯托克以前没有去过那里,但战前在布拉邦省时就曾经饲养过让他非常喜爱的霍勒曼斯鸽子,而作为鸽子专家,斯托克是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的。
   霍勒曼斯在本世纪初就通过同村人索默斯的纯种鸽子缔造了他的鸽舍,后来又引进了来自约维坎皮奈勒的戴西特的轰动一时的信鸽品系,交配非常成功,霍勒曼斯在很短的时间就拥有了一个铁一般强壮的鸽系,他那些世界闻名的鸽子如“小子”、“深波尔多”、“狐狸”和“老黑”,尤其是那只传奇般的“野鹤”至今仍脍灸人口。在斯托克的建议下,瓦赫马克又买了一些老鸽子,其中包括著名的“白尾号”,“白尾号”的父母是属于战前鸽系的鸽子,父母是属于狩猎视察员战前鸽系的鸽子,父亲是“小波尔多”,母亲是那只比赛和育种都很神奇的“小灰”。
   贺尔曼斯-霍勒曼斯交配
   贺尔曼斯的“曼克红轮”在托伦与霍勒曼斯的“白尾号”相交配。瓦赫马克在1945年从这对鸽子培育出的第一只鸽子是只雌鸽,作为小鸽子,它以18分钟先于其它参赛鸽子而赢得奥尔良飞行比赛冠军。一年后,他又从这对基本鸽子中培育出一只深色的雄鸽,它在当年就证实了它的能力,赢得了波尔多飞行比赛冠军,并因此而获得“波尔多号”,它所戴带的环号是H46-278981。“波尔多号”成了瓦赫马克还从未有过的最好的种鸽。
   贺尔曼斯的另一只雄鸽“独眼”与1942年近亲繁殖的雌鸽“老潜水鸟”交配,这只奇妙的雌鸽来源于斯托克战前鸽系,是“野鹤”的女儿,它在战前为斯托克在飞行比赛中赢得过十二次奖。在1942年那个战争的年代,斯托克将这只鸽子藏匿在他家中的地窖里。这对鸽子所生下的最好的鸽子是“断羽”,这只雌鸽只是作为小鸽子参加过比赛,在斯托克建议下,瓦赫马克将它放到了种鸽舍,因为他对斯托克的建议从来都是盲目听从的。“断羽”是瓦赫马克其中一只最好的种雌鸽,它的同窝鸽在1949年赢得了圣维仙全国比赛第249名,并且还在波尔多和利摩日的飞行比赛中六次获奖,它在1951年圣维仙比赛中死去。
   1947年,瓦赫马克将“波尔多号”与“断羽”结亲,这对鸽子生下一系列超级鸽子。首先在自己的鸽舍生下了传奇般的“利摩日号”,这只雌鸽除了成为各种参赛的佼佼者外,还是一只最好的种鸽,在布拉邦省有许多鸽子爱好者都用它的后代取得成功。在霍赫海德的普罗普兄弟用它的其中一个女儿奠定了他们在信鸽方面取得巨大成绩的基础。它还是那只无与伦比的鸽子“小耳”的母亲,1957年,“小耳”在由9045羽鸽子参赛的圣维仙全国比赛中赢得了第3名,瓦赫马克因此获得一辆小汽车。
   “波尔多号”与“断羽”在1947年夏天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它成了荷兰信鸽史上著名的信鸽之一,它就是杨阿腾的“深瓦赫马克”。
   瓦赫马克的先祖雄鸽“波尔多号”在一年后与“老红轮”相交,后者是贺尔曼斯的育种雌鸽、也是世界著名的鸽子“轮船号”的女儿,“老红轮”是“波尔多号”的父亲,“曼克红轮”的亲姐姐。杨阿腾在1951年从这对鸽中借来了那只漂亮的红色雄鸽,这只至今仍无可指责的“借用的瓦赫马克”在五十年代为杨阿腾鸽系的建造做出了许多贡献

论坛专区 论坛热帖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