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久不衰的长距离精灵——戈登系

2013-01-18 15:51 来源:搜鸽网 点击数:
概述:系在台湾是历久不衰的鸽系,奇怪的是在原产地美国的波士顿,这个鸽系却有点式微,真正还保留纯血戈登的人还不多,位于麻州鳕鱼角的“美国戈登鸽舍”是少数之一。你可能不知道鳕鱼角在哪里,但是如果我说小约翰·肯尼迪的飞机就是栽在这里,你可能会有点概念,这里是美国著名的海边避暑胜地。


系在台湾是历久不衰的鸽系,奇怪的是在原产地美国的波士顿,这个鸽系却有点式微,真正还保留纯血戈登的人还不多,位于麻州鳕鱼角的“美国戈登鸽舍”是少数之一。你可能不知道鳕鱼角在哪里,但是如果我说小约翰·肯尼迪的飞机就是栽在这里,你可能会有点概念,这里是美国著名的海边避暑胜地。    

美国戈登鸽舍的主人是尼尔·修(Neil Scholl)——美国鞋厂Scholl的大老板,他的豪宅就在海边。后院盖了一个漂亮的鸽舍,他是戈登生前的好友,两人关系之深,你只要看到戈登使用的鸽钟现在归尼尔·修所有,就可窥之一二了。

尼尔·修的住处距我家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往返要四个小时,平时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兴致开车去,这次刚好新竹鸽坛前辈杨清海先生来访,希望我带他去看看戈登的鸽子,于是我决定去拜访尼尔·修,观光兼赏鸽,一举两得。    

我很荣幸能够认识这位可以给我第一手戈登资料的美国老前辈,也感谢他分享给我们一些外人不知的戈登故事。戈登鸽系的建立过程,极为单纯,关键人物是英国的奥斯曼(OSMAN)与和戈登同在波士顿地区的莱门(R.T.Lyman)。1926年戈登从英国奥斯曼处,引进7羽鸽子,次年又进了8羽,戈登将它们配在一起,从此佳绩不断。  

戈登与莱门常常交换鸽子,莱门是位有钱的养鸽家,现在美国顶尖的商学院班特利(Bentley College)学院的校地,就是他们捐赠的。而我就住在这所学校的附近。据说原本莱门的鸽舍还保留在校区内,后来因学校要加盖体育馆而拆除。莱门也同样从奥斯曼处引进鸽子,不同于戈登的是,他不近亲交配,而是将奥斯曼的鸽子与他自己固有的毕欲达(Buitta)鸽子混血。毕欲达也是波士顿地区的鸽友,他的鸽子源自韩信尼(Hansenne)、格鲁特(Grooter)、苏菲(Soffle)、摩那莱尔(Bonamia)和奥斯曼,羽色大部分是黑斑或黑斑带白花。莱门给戈登一羽母鸽39-wcc-814,它是体形很小的黑斑母,戈登系的黑斑后代,就是这羽母鸽的后代,814的父母是莱门向贺伯特·布鲁斯登(Herbert Bronsdon)买来的,是纯毕欲达鸽系,814的波士顿联合会2000英里冠军,600英里二位(仅两羽鸽子当日归返),在它的血统中,可以找到两羽名鸽的血缘654-23,波士顿600英里唯一当日归返鸽6551924年波士顿联合会600英里冠军。莱门另外也给了戈登一羽很好的直接从奥斯曼出引进的母鸽35-wcc-302.    

戈登尝试过很多次异种交配大都失败,只有二次成功记录,最后只好放弃,二次成功是43-R-11857布鲁克斯汀母,以及1943年约翰·摩西在入伍前送给他的一羽科提斯·哈贝尼斯(Curtis Havenih)公,戈登著名的41-DOR-992就是源自这羽公鸽。约翰·摩西也送给尼尔·修241-DOR-992就是源自这羽公鸽。约翰·摩西也送给尼尔·修241-DOR-992的亲姊妹,他用来与哈贝尼斯的鸽子混血。    

尼尔·修为什么这么了解戈登的鸽子?因为他们二人同在罗彻斯特支会(DorchesterClub)竞翔30年,成为很好的朋友,在这30年中,戈登给尼尔·修很多鸽子,只要尼尔·修提出来想要某组配对的蛋,戈登都会送给他,如果说他青出于蓝是不可能,因为戈登的翔绩无人能及,如果说他偶尔能赢戈登,那可能对了一半,,因为他用来赢戈登的鸽子是戈登送给他的。在一次艰难的英里比赛中,全会只有5羽鸽子当日归返,尼尔·修独占三羽,戈登当天没有鸽子回来,不过还是到鸽会去,尼尔·修一见到戈登,高兴的去约戈登,他的三羽归返鸽都是戈登送给他的,事实确实如此,那是3羽姊妹鸽,尼尔·修还答应戈登要回赠这三羽鸽子的直子女给他。    

戈登死后,尼尔·修独得一些戈登在赛季后作育,准备留种的幼鸽,后包他还给戈登太太,让她出售。雷医生(Dr.Leigh,从戈登太太的手中买走了整舍戈登的鸽子,连我们在前面提过连我们在前面提过与戈登关系极深的莱门鸽子,也在主人莱门过世后,,被雷医生全部收购。尼尔·修开始与雷医生以及另一位著名的鸽友修曼(Schumann)交换鸽子。

我从尼尔·修收藏的1947年赛鸽年刊中,影印二页冠军鸽的公告栏其中鸽友戈登80英里,100英里,200英里,300英里,500英里的冠军鸽以及莱门的200英里,600英里的冠军鸽照片,你可以看到真正戈登鸽子的样子,也可发现戈登与莱门的鸽子有点神似。

多年来尼尔·修尝试着将戈登系与其他系混合,但还是以戈登系为本,他现在参加鳕鱼角支会,这个协会属于南新英格兰联合会,与其他联合会的会员相比较,鳕鱼角支会的鸽子,每星期可能要比别的鸽子多飞60英里,例如600英里的比赛,很多人飞580590英里,但是尼尔·修的鸽子要飞640英里,还好他们是戈登,经得起耐久飞行。  

在搬到鳕鱼角的前一年,尼尔·修在波士顿联合会的排行第8,连续两年得支会平均速度第一名,在600英里比赛中,他是支会冠军,联合会三位,新英格兰公开赛73位,4872羽鸽子,在搬到鳕鱼角之后,他继续在长距离比赛中保持佳绩,1989年他的鸽子飞了640英里得到了新英格兰600英里公开赛174068羽,另外他也以老“85”的直系2827得到600英里公开赛7位。1993年戈登家族,更显出了他们长距离比赛的魅力,在一次354英里的比赛中,尼尔·修的鸽子得到亚军,他为这羽鸽子起名“唱诗班的小男孩”。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因为那次比赛,天气不佳,尼尔·修只送2羽参赛,还不预期鸽子会在正常时间内归来,于是与太太艾梅林一起到教会去参加唱诗活动,想不到一回家,这羽鸽子已经回来了。在这年的600英里比赛中,尼尔·修所属的鸽会只有3羽鸽子归巢,而这三羽都是尼尔·修的,当然全部是戈登的鸽子,1993年他囊括了年度支会短、长及平均分速三项冠军,锐势还没中止,1994年再得400英里2位及200英里支会冠军。    

尼尔·修不但用戈登的鸽子,也用戈登的养鸽方法,不同的是戈登本人会参加幼鸽赛,但是尼尔·修却从不比幼鸽赛,一则怕揠苗助长,一则自己夏天时忙着度假,四处旅游,没法照顾鸽子,我“好心”的告诉他,这种不比幼鸽的做法,如果碰上台湾来的鸽友,可以不用提及,免得影响买鸽人的心情,因为台湾鸽友要的是早熟的鸽子,6个月就可以上阵。由于度假时需要找人喂鸽子,因此他的鸽舍有一个特殊的设计(如下图),正面有两个三角形,一个四方形的凸出物,上面有盖子,打开盖子就可以加水加饲料,人不必进入鸽舍。

听尼尔·修讲戈登的故事是一种享受,他提到触摸波士顿联合会英里冠军“TheRobin(知更鸟)AU63DOR826那种兴奋的感觉,以及一羽戈登与莱门混血的银色冠军鸽“JackDempsey(杰克·登博希),尼尔·修从戈登处连续三年得到104灰母的蛋,104是杰克·登博希的孙女,戈登常常更换配对,以求找到最好的组合。AU46DOR739母,是另一羽值得提的鸽子,它由戈登作出,在幼鸽时便送给约翰·摩西当礼物,在约翰的种鸽舍几年后,又送回给戈登,这羽母鸽后来成为戈登名鸽“85”的最佳配母,“85”的后代有16600英里冠军,其实这组配对有极近的血缘关系,73985的半姊妹,两羽鸽子的母亲同是AU46DOR9076.当我看到戈登使用的鸽钟时,心里确实有点震撼,这事STB鸽钟,如果他能说话,不知能够告诉我们多少故事。    

尼尔·修展示给我看一张19281026,奥斯曼从英国寄给戈登的信,上面写着“避免将2羽羽色或眼色苍白的鸽子配在一起。”尼尔·修不了解“苍白色”的意思,只能猜想不要将2羽灰鸽配在一起,因为在他手上有最原始的戈尔德那个血统书,从没有看到过灰与灰的配对。

  深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最让我心跳的是尼尔·修在听到我想要购买几羽幼鸽试试时,竟然答应让我自己挑,唯一的条件是同孵兄弟,只能二中取一,他自己要留一羽,我与杨先生一齐进入鸽舍,言明在先,二人都同意的鸽子才买,哪知我们二人的鸽路很一致,他看上的我拒绝不了,我看上的他照单全收,只是在犯了尼尔·修的规条,选到同孵兄弟时,才需要放弃重选,这个错误发生了几次,我并不觉的奇怪,因为同孵兄弟的品质接近是很正常的事,我们很快的选中10羽鸽子,都是清或黑斑,有的有白羽,有的有白眉,脸狭,额头宽,体形小,是标准的戈登鸽子,全部鸽子在杨先生手中。

   一次愉快的拜访,在停笔前,我要特别感谢尼尔·修太太艾梅林,她知道我太太对鸽子没兴趣,因此当我们三个男人在在戈登长,戈登短之际,她带着我太太去逛花园,喂锦鲤鱼,谈些女人事,让她不会太无聊,谢谢您艾梅林。





论坛专区 论坛热帖
博聚网